0515-83813120
大丰同仁医院急诊热线
医院地址:盐城市大丰区黄海路35号(原广电大楼)
城南新院:盐城市大丰区恒北村东北方向
(大中镇城南幼儿园对面)
急诊电话:0515-83813120 83823333
咨询电话:0515-83821386 83812775
电子邮箱:
填写您的留言
健康家园

健康家园  >  病友之家  >  详细

病友之家

生命是场博弈过程就是奖赏-作者:远音尘(我院某患者家属)

 

  姐夫被紧急包扎之后,因为创口太大,腿肿得无法缝合,医生说,过几天才能手术。姐夫被推进重症病房。收治医生是小谭医生。医生长得眉清目秀,面如满月,很信赖他。监护室大门即将被关上,姐夫一人在里面,吉凶未卜。姐姐突然转向小谭医生:别看他是男子汉,其实比较胆小,病情的事,跟我说就行了。我请求再呆几分钟,稳定一下他的情绪。小谭医生点头应允。事后的治疗,一直验证着,小谭医生的善解人意,是医治病人的最佳良方。等几次手术下来,姐夫已经转入了普通病房,姐姐便可以跟小谭医生谈笑如家人了。手术很成功,但后期锻炼不到位。小谭医生抓住姐夫的腿,高举着:要这样练!转头批评陪护的姐姐:你不要护着他,怕疼影响疗效的!
  姐姐嘟囔:又不是你家老公,你当然舍得。

  小谭医生扑哧乐了。回办公室跟同事掰理:是我老公,也得这么练!

  小谭医生实在是医术好,脾气好。姐姐是中年妇女,这会儿得闲拉呱了小谭医生有家室了?”“约会都没空。就锅靠灶的,就是本院的护士。姐姐乐:听语气,还有不甘?小谭医生投降:得,我都31了。我珍视工作,珍视老婆。

  姐夫躺床上,半丝动弹不了,这会儿也绷不住了,哈哈大笑。

负责姐夫整个治疗过程的杨主任对所有的病人家属都耐心、仔细。


        很多时候,生命脆弱得超乎你的想象。当你健走如飞时,一点感觉也没有。再等你躺在病床上,九死一生时,生命便还原到最本真的状态。
  姐夫那样一个强壮的人,突然成了需要呵护的婴儿。吃饭要喂,小便插管。而生命的各项指针,都要调整到正常水平,才能手术。平常羞于出口的排便,居然成了头版头条,重中之重。连续用药,又要求加强营养,医生嘱:这几天如果能正常排便,手术就顺利了。
  监护室全是些如花似玉的小女人。进重症病房的,都是些术前或者术后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。她们的工作,挂水,换水袋,观察体温,大小便计量,进食与排泄计量。姐夫四肢断了三肢,人如一块饼,整个贴合在床上,几天来,她们和姐姐商量的所有事,就是如何处理他的排便。已是深夜,秋雨滴答。没有嫌弃,没有推诿,即便是家人,我们都做不到她们那样的坦然。
  终于完成,姐夫痛得满头大汗,监护室却一阵欢腾,明天手术就顺利了!安心睡一觉吧。
  因为动作幅度太大,姐夫好容易恢复的平静又被打乱。连躺几天,后背已经麻木没有知觉。我们看着他的痛苦,无能为力。他成了一个玻璃娃娃,稍一碰触,我们都怕碰碎了他。那个外地口音的小女人,二话不说,套上手套,手插到他的后背,一点点地捏他的肌肉:是这里?这里?
  姐夫是在帮人家修理车子的过程中被撞的,满身油污。撞下来血肉模糊,几天的时间,又不能清洗,身上是油灰血渍,一捋一把了。床单上什么时候掸,都是灰尘。小女人不亏是专业的,几下揉捏,姐夫已经不那么疼得直叫了。
  没有一一问她们的名字,觉得她们长得那么相像。都是高高挑挑,白白净净的。车水马龙地换班,却都是一样的让人觉得妥帖。开始几天,我们瞅空都要进去守护着姐夫,后来全然放心地交给她们了。

护士长开始给我的感觉很“凶”,但时间一长我便感受到她火一样的热情。


        开始有些怵重症室的护士长。很凶。说话像夏雨。布置任务噼里啪啦,没有一丝犹豫。想溜进去陪护,多半趁护士长不在。后来,深深地喜欢上了那个小女人。应了一句,但凡面冷的,一定有一颗最滚烫的心。
  表叔两次开颅,挽救无力。家人结账把他带回家了。生命的终止,就这么简单。一个早晨还在田里干活的人,一个跟头栽下,再也没能醒过来。
  表弟小冬带他回家。护士长在后面嚷:片子带走!
  小冬说:不必了。
  护士长望向小冬,目光拧得下来水。我能读懂她眼底深深的悲伤。任何一个医护人员,最深的痛,莫过于自己的病人,再无回天之力。
  小冬推着表叔,往楼下而去。表叔的头,像个白色的球,只有罩着氧气的嘴巴,还有张合,提醒着旁人,他还活着。账结好了,救护车来了。救护车这次不再是救护的功能,是替他送行了。
  护士长突然看到了桌上一堆药物,护士长急了,电话药房:赶紧电话病人!他们今天的药还没退了!
  小冬接到电话,百感交集。四百多元的费用,护士长是真心为病人着想的,虽然表叔的离去,已成定局,但护士长的行为,无疑点亮了表叔前去天堂的路。

 

护士的敬业让我们这些病人家属感觉到无处不在的温馨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没有想到,自己可以目睹这场博弈。表叔来时,就神智不清了,呕吐得一塌糊涂,两次手术后,推进了重症病房。没有人知道这场病的凶险。小冬带着报纸进来了,他以为,只要手术了,他的父亲就能跟他回家,就能继续田里的劳作。可是护士们就太知道凶险了。不停地记录,测量。突然花容失色,赶紧拨打医生的号码。我们预感到了不祥。外面的雨,真大。护士急着推表叔下去检查,女孩儿真好看,舍不得她们挑这么重的担子,我让姐姐陪着。CT室在楼下,表叔被带了下去。再上楼时,护士难过得只差哭了。不停地唤表叔的名字,开始拧他身体的各个部位。电话一个一个地打出去。不长的时间,所有医生都到位了。围在表叔的四周,静穆紧张,穿梭在他周围,所有抢救措施全上了。医生找家属,小冬过来了。被带到了楼下谈话。
  小冬再上来时,电话唤来了表姐。家里开始准备后事了。护士半夜换了班。这个来自建湖。黑丝的上衣,穿上白衣后,平添了几分庄严。交班的那个,太不放心了,千叮咛万嘱咐。就留下黑丝了。尽管表叔已成定局,可是那个下半夜,护士忙坏了。一直不停地测量他的各项指针。血压怎么也查不到,护士机器换到手工,手工又换成机器。记录,电话回报,请示下一步措施。很冷了,小冬他们已经分头准备后事了,护士像不知道这回事一样,不屈不挠永不言弃。看着表叔毫无知觉的脸,我难过极了,替他祈祷。生命是场博弈,医护人员不言输,表叔就要挺住呀!

   


  姐夫断的地方太多了。三个地方。手术次数有可能会分为两次或者三次。姐姐的心,乱成一团麻。姐夫是家中的顶梁柱。这个时候,只要能减少他的痛苦,怎么我们都愿意的。我和姐姐都做了去盐城陪护的准备。那里有可能一次手术,虽然我们陪护会困难重重,看看躺在床上纹丝不得动弹的姐夫,我们愿意克服重重困难。杨主任负责姐夫的整个治疗过程。杨主任说:病人断的部位是多了点,但都不是很难做的手术。我们医院完全有这个实力帮他治好。至于手术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风险,哪个医院都有可能面临。
  杨主任看上去三十七八,外地口音,运动鞋,说话不多,沟通却极具气场。姐姐几乎在一秒之内就决定了:那好,交给杨主任了。我信你们的医术,也信我们的运气。
  小女人平时读书不多,关键时刻说话让我刮目相看。姐姐就是一个中年女人,没想到,姐夫撞下来,她在一瞬间就挺直成了一棵树。那样血腥的场面,她临阵不乱,要是她都崩溃了,后果真不敢想象。
  事实证明,医院的实力很强大。杨主任一帮同事很强大。医院后期的陪护很强大。姐姐在两次手术后,一再庆幸当初留在同仁医院,非常对头。如今姐夫已经能够坐起身来了,姐姐又开始了她的谈笑。逮谁都叫美女帅哥。解放区的天,是明朗的天。黑色的十月,终于掀过去了。104日晚进院,1112日可以出院了。

在同仁医院医护人员的精心医护下,九死一生的姐夫奇迹般地康复起来。


     四楼的重症病房里的都是九死一生。转到二楼后,就是春风化雨了。兰兰是病床护士。803呼叫。
  兰兰一溜小跑过来了。怎么?需要做什么?兰兰刚换好水离开的。此时呼叫,定有重要的事。我乐了。是我呼的。想看一眼兰兰。
  兰兰悻悻地离开。兰兰多大了?我开始八卦。邻床的奶奶笑坏了:兰兰家孩子六岁了。完了奶奶也叹一句:兰兰真好看呀。手脚又轻,技艺又好。
  兰兰来下水了。并不弯下腰,站着等:不要急。还有这么多呢。都是钱买来的呀。挂到身体里好得快。
  终于一滴不留了,兰兰欠身,拔掉针头。急转着要离开,又去邻床奶奶那边看了下,看点滴的速度,看奶奶的手臂。兰兰瘦高个子,长瓜子脸,眼是一湖水,嘴是一弯月。最好看是她的牙。没事逗她笑,一笑全是小糯米牙,排列整齐白净剔透。
  文怀沙老先生,高调说喜欢美女,半为江山半美人,从来他治病不用麻醉药,只点美小护陪伴,同仁医院的美小护,一个赛一个漂亮,真正能为病人镇痛解疼。

在医院时间长了,对每个员工都有了感情,连护理打扫的阿姨都让我感觉像家人一样贴心贴肺。


  同题的两篇,一篇献给为了家人,勇敢扛起病痛的病人们。这篇献给同仁医院上上下下的医护工作人员:杨主任为首的医生队伍。重症病房的枪林弹雨中的貌美如花的小女子们。二楼和平时期的美女护士长率领下的兰兰们。楼道口小卖部,头要弯到地上的69岁的老爷爷。门卫处进进出出没有一刻空闲的曹二为首的保安们。还有和家人一样贴心贴肺的护理打扫的阿姨们。


统计代码